博客网 > 书评天下

《现代汉语词典》是劣质商品  之五

《现代汉语词典》所代表的这一派,最初叫汉字拉丁化派,公开喊叫拉丁化实在不得人心,于是做点实事吧,从文字简化入手,文字简化,既不是最后目标,听起来也不入耳,在不断革命、继续革命的时代大背景下,还是改革动听,于是高举文字改革大旗,就成了文改派,所谓文改,在现阶段也就是简化汉字。

千万不要相信简化是为了便于书写哦,那只是个幌子,其最终目标,是要把汉字改得越来越接近于拼音字母,就像拉丁字母之由一个牛头形象演化成为A之类,为什么一定要不厌其烦地把表达思想的符号说成记录语言的符号,就是要在人们由于“耳熟”而不自觉接受了这一概念时,自然而然同意:既然是记录语言,也就是记录语音,那当然是拼音好。

其实,我也赞成,如果中国是一个光屁股新生儿,多简单。如果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连爸爸、妈妈都没有,就更简单。去认一个洋爸爸、洋妈妈,从小说洋话、写拼音洋字,我也不反对。但是,我们有自己的祖先,我们的祖先给我们留下了以汉字为载体的文化。当这些文改派把汉字改得越来越不像汉字,我们距离以汉字为载体的文化也就越来越远了。

是我在吓唬人吗,不是,是文改派的一个“简化方案”,吓坏了全中国在文化上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年轻人,相信吗:宣,被改成了宝盖底下只留一横,已经很像A了,展,被改成尸体的尸下也只留一横, 是不是很像P了 ? 文改派的这一次冒进表演,引起了全中国除他们那一派以外广大文字使用者的愤怒,结果以破产告终。坏事变好事。否则,你能想象今日的中国文字会是一副什么模样?

吓人的总是文改派,苏培成又特别典型,他不光把汉字和拉丁字母相提并论,说汉字有8万多个,拉丁字母才20几个,以数字吓唬中国人。电脑的泛应用以来,写字难不成问题了,本来是好事,苏培成又吓唬人了。据他说,再不拼音化,就会错过一个电脑时代。他在《现代汉字学纲要》增订本第8页上大声疾呼:“我们失去了一个机械打字机的时代,决不能再失去一个电子计算机的时代。”

拼音化果真是世界文字发展的共同方向吗,当然不是。大家都知道,古老的苏美而文字、古埃及文字都消亡了,只有中国汉字历久弥新,为什么?就因为故埃及河谷两河流域先民,都对文字进行了拼音化改革,或者应该说,经历了拼音化的和平演变。现在世界上所有的拼音文字,再造新字,也都是利用既有的字形,拼形表意。

【训诂学】语言学的一个分支。

这也是《现代汉语词典》无中生有的独家专利配套产品。训诂,原本是“研究古文字义之学”,文改派连“字义”都不敢提,唯恐读书人知道被它们称为“词素”、“语素”的汉字本身,离开了语言居然也有“字义”!这不是颠倒历史,而是以谎言抹杀史实。我翻遍了这一派权威学者的“语言学”著作,如伍铁平的《普通语言学概要》,如苏培成的《现代汉字学纲要》增订本,怎么找也找不到“训诂学” 他们那一套“语言学”中的分支地位,连个训诂学这三个字都找不到。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硬要用一个谎又一个谎来抹杀文字作为可视信息符号自成体系的事实。还有应该享有专利权的是,他们独家独派发明了汉语“字母词”这一名称。


<< 《现代汉语词典》是劣质商品 之... / 《现代汉语词典》是劣质商品 之...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weedpecker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