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周建新,这样的党员合格么4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第三、诗歌简析

分析,不能不受到作者对诗人及其作品的理解水平的限制。分析,应该是对诗之为诗进行审美鉴赏性的文学分析,必须言之有物,可以而且必然会有分析者自己的见解,但不能离题太远,更不能信口开河。这一部分,限于篇幅,仅举有关于AULD LANG SYNE一例。

简析一开始便称彭斯的这首经典诗作”“写于1788年,发表于1796,就不正确,尤其是作为号称《英语诗歌经典译析》的一部分。从英语诗歌这样一个角度,应该告诉读者,AULD LANG SYNE首诗是苏格兰民间流传久远的一支民歌的歌词。最初的歌词,据考证为罗伯特·艾托恩爵士(Sir Robert Aytoun, 1570-1638)所作,彭斯这首诗,据他自己说,是记录了一个老人之所唱,实际上,记录是创作的基础。

简析说彭斯在17939月写给丛书《早期苏格兰抒情民歌选集》(A Select Collection。/Original Scottish Airs for the Voice1793—1818)的主编汤姆森(George Thomson)的信中说这首苏格兰民歌风格式的诗歌是他根据当地父老口唱而记录和抢救下来的。这首诗最初发表在他参与编辑的《苏格兰民歌博览》(the Scots Musical Museum, 1787-1803 )5卷。汤姆森所见到的,这首诗,只能说是民歌的歌词

简析说,这是该民歌首次被记录成文字,不确,至少副歌部分早已见诸出版物。说这首诗后被人谱曲也不正确,这首诗是对于原有民歌乐曲的填词。所谓1940年美国电影《魂断蓝桥》采用这首歌作主题曲,随之,这首歌传遍世界各地更不正确因为早在1940以前很久,就已经入选《世界名曲一百零一首》风靡全球,并自然形成为所有舞会结束舞曲。而所谓也是欧美国家圣诞时经常合唱的歌曲,则完全是信口雌黄。而这首歌的中文简版我们非常熟悉,就是《友谊地久天长》,采用《魂断蓝桥》的主旋律。也与常识相悖,旋律无所谓中文外文,也不存在简版!《世界名曲一百零一首》标明,这首歌的词,彭斯;曲,苏格兰民歌;编配,J.S.Fearis,编配版权1911绝对不是采用《魂断蓝桥》的主旋律,而是恰恰相反。

《魂断蓝桥》描写了英国青年军官洛伊·劳宁上尉(罗伯特.泰勒饰)和芭蕾舞演员玛拉(费雯丽饰)的爱情故事,往下对故事情节的大段记述,都和诗歌简析毫不相干的废话。彭斯这首诗原本已很出名,经配曲传唱后更加受人喜爱。可以说,《魂断蓝桥》用它作主题曲后更把它推向世界各地,使它家喻户晓,传唱于全球。…… ”则是又一大段废话的重复、重复的废话。 只有一句说明周建新的无知,那就是经配曲传唱,因为彭斯之作,是为传唱已久的民歌曲调填词,不是彭斯这首原本已很出名的诗作经人配曲

作者说为免去读者翻查字典的辛劳,每首诗后都附有字词注释;问题是,该注的不注,不该注的拼命注,还有时注错。

如第一注,是注burden of my song中的:burden竟只注“theme,主题、重点。而不注出此词本义:反复陈述之言;歌中叠句、重唱句、副歌。而主题、重点,倒是引申义。

可笑的注是,“ ’tis : it is ”,连这着也要注,还读什么原文诗,又怎能用theme去注burden,想读原文诗的读者就连本词典也没有?要知道,查词典也是学习,查过词典,就不会相信“burden”就是或只是主题、重点。但是,对于连’tis也要注的读者,又怎能用英语注英语,如第8页:“favour graced meGod’s grace or goodwill favours me.”

第三例,是对thoutheethythinedoth之类则是一注再注,每出必注,有些词如chariot一注:二轮战车,二注:二轮战车、四轮马车。Pirate,可以连剽窃、侵犯版权都注上,而在pilgrim不作朝圣者解处,只注:朝圣者。告诉读者Wrought“vt. 锻造,却不告诉或不知道这是work的过去时。最不可思议的是,许多整段的中文语句加注英语,甚至给孔子也加括弧注为(Confucius)。大量这样的注,除了增加字数,还有什么意义?

                     周建新的《狄金森诗选》

见到了周建新的《英语诗歌经典译析》,我便不对他的《狄金森诗选》再抱更高的期望,虽然网上书店有这样的评语:看过几本相关译本,这一本是从未有过的严谨和贴切。 读起来顺畅优美,对原文,更能知道忠实得很呢,太妙了。”“先看几页,被迷住了,中英对照,太好了!精彩胜过别人我看到这本书就明白,写那些评语的都是托。

本以为这位读博期间就敢于说中国的狄金森研究,在他以前,“乏善可陈”,那么,在读博到做博士后将近10年的研究,多少也应该有点可以称善的收获,但是,非常遗憾,在这本书前言的位置上只有一篇所谓中国狄金森诗歌翻译,只是一种资料搜集和译者译文数字统计,而不涉及深入研究和评价。

即使如此,也有重要遗漏,如,“ 20世纪80年代,中国大陆重新出现对艾米莉.狄金森的译介,1981年,大陆的《诗刊》杂志第3期刊登了江枫(1929)翻译的5首狄金森的诗:……  这是新中国最早出现的狄金森诗歌汉译文。接着,江枫在1984年出版了中国首个狄金森诗歌汉译选本《狄金森诗选》,书中收录216首狄金森诗歌译文。但是,新中国最早出现的狄金森诗歌汉译文,是江枫应杨熙龄之约发表在《世界文学》1980年某一期的四首狄更生诗选

周建新说:由董衡巽等著并于1978年出版的中国大陆第一本美国文学史书籍《美国文学简史》介绍了狄金森 ( 书中译艾米莉·狄更生”),还提及了3首诗歌:…… 并译出了部分诗句,不过并不完整:书中指出,狄金森是远离群众脱离社会、以个人情感为中心、以自娱为目的的资产阶级诗人,其诗歌题材狭隘晦涩难懂、充满神秘色彩.有唯美倾向,是消极的现代派的起点,在思想内容上并无多大价值。这些评语实际上解释了当时没有进一步译介艾米莉·狄金森的主要原因。

当年想要通过我的序言示好的对方正是董衡巽,谁想得到他心里藏着的竟是这样一句话。

这已经是文革以后,文化思想空前活跃,没有几个人会根据一本文学简史而为自己的文化活动取向。我最初几首狄金森诗发表在《世界文学》1980年上半年某一期上,杨熙龄约我选译最晚也该在1979年,在同一研究所内,影响都谈不上,怎能用来解释社会文化思潮动向。我的《狄金森诗选》出版于1984年,开译至少应该在1981年以前,《诗刊》1981年第3期发表的就从书稿中选出。我记得我的译序是看到托亲友从美国买来的三卷本《狄金森书信集》之后才定稿的,那一等将近一年。而出版前还由于“清除精神污染”而被耽搁。但是值得注意的是,1978年在中国就上了《美国文学简史》,可证周建新所谓狄金森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进入西方经典作家行列之说之不可信。

而且只提那本简史,故意忽略影响大得多、的如今已经收入教学参考资料的江译《狄金森诗选》译序,就不正常。

今天我又看到这样的评语: 喜欢狄的去买一本看吧。反正我喜欢那种读了感到舒服的感觉。有人说名家翻译才好,我不管译者是谁,读起来好就是好的。可以拿来和其他译本比较一下,各有喜欢。不过这个肯定不错。这回是周建新自己以电邮账户名亲自出面当托。

<< 周建新,这样的党员合格么5 / 周建新,这样的党员合格么3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weedpecker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