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再如,In Neglect,不长,不妨再对照一下原文、对比一下译文:

They leave us so to the waywe took,

  As twoin whom they were proved mistaken,

That we sit sometimes inthe wayside nook,

With mischievous, vagrant,seraphic look,

  And try if we cannot feel forsaken.

江译:冷  落                                                           曹译:被人忽视

他们就这样由着我们按照我们的选择奔波,     他们把我俩丢在我们选的路上

像撇下终于看清了的两个人确实是认错,         作为两个已证明被们误解的人

我们有时侯也会在路旁一个角落坐上一坐,   我俩有时候爱坐在路边张望,

像淘气包,像流浪汉,却像天使一样快活,   用淘气、无邪、游移的目光

想试试看能否不觉得我们已经被人冷落。        看我们能不能觉得没被人抛弃。

而在遣词造句方面,显然,想要做一个二流诗人也不容易,而成不了二流诗人,就更难成为一流诗歌翻译家。因为不论翻译哪一国哪一位诗人的诗,最终总要落实为中国诗。中国诗,至少要说中国话,“他们把我俩丢在我们选的路上 / 作为两个已证明被他们误解的人”就不像中国话,mistaken也不是误解,而是弄错或看错、认错。这一行字数比对照行少,读起来却显得啰嗦拗口,因为缺乏诗句应有的节奏感。

现在看来,曹先生驾驭汉语汉字的能力尚有待于提高,其标志性的特征是:文俚夹杂,语言风格不一致,在白话行文的语境下,喜欢用之代的,用其代他或她;不能分辨诗行与散文的区别,常有以“的”字起首的句子,因此而形成散文式跨行长句;对词语不求甚解因而使用不当,在拈花一笑文中所谓“我明确承认,严复的翻译标准是名正言顺,无可厚非的,也是翻译工作者应尊崇的标准。”这里的“无可厚非”就用错了,应该说是无可非议,难道就“可以薄非”。

曹先生引述李锐的话说:文学史只尊重独创者。这话只对一半,并不是所有的独创都受到文学史尊重。就像劳动创造价值,并不是所有的劳动全都创造价值。翻译,独创性的,也只有形神皆备的优秀译作才会经过历史的淘汰而犹存。就像填补空白的译作,未必就是优秀译作,而空白也不是全都有必要填补:世界太大,填不过来。有些空白填了,是聊胜于无;有些填补,竟然是有不如无。

因为,要填也要用好材料,就像坡的诗歌,由于波德莱尔译得好而先在法国出名。如果,译得拙劣,则法国也未必就觉得不译就是个空白。因为坡的诗作不多,特别好的也不太多。曹先生说他译的坡,原版是个权威版本,不知所谓权威之所指,《爱伦·坡诗集》的出版社又说,那是“最全”的译本。但是从选本怎能译得出全本。80年代袁可嘉约我译的三首,除《安娜贝尔·李》以外的两首,便未能在所谓 “权威版本”中找到。但是,即使是原本“权威”也不能保证译本“权威”。请比较《安娜贝尔·李》的两种译文,一种,发表在中青版《外国名诗选》(1997),一种,发表在湖南文艺版《爱伦·坡诗选》(2012)

江译                                       曹译

那已是许多许多年以前的事       那是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前

 发生在一个滨海的王国里         在大海边一个王国里,

那里有位姑娘也许你也知道,       住着位你也许认识的姑娘,

         的名字叫作安娜贝尔·李    她名叫安娜贝尔·李一一

这位姑娘生前所想的仅仅是,      那姑娘活着没别的心愿,

 爱我,并且,也被我所爱,        与我相爱是她的心思。

那时她是个孩子我也是孩子        她是个孩子,我也是孩子,

 就在那一个滨海的王国里;        在大海边的那个王国里,

我们,以深于爱的爱相爱着,      但我俩以超越爱的爱相爱一一

 我,和我的安娜贝尔·李          我和我的安娜贝尔·李一一

这样的爱,使得上天的天使        就连天上那些六翼天使

 也对我对她心中起了妒意。        对她和我也心生妒意。

 

正由于这个缘故,很久以前         而这就是原因,在很久以前,

 就在那一个滨海的王国里,          在大海边那个王国里,

一夜凉风从云中起,冻坏了         趁黑夜从云间吹来一阵冷风

 我那美丽的安娜贝尔·李。         寒彻我的安娜贝尔·李;

于是出身高贵的亲戚们来了,       于是她出身高贵的亲戚前来

 强行把她从我身边带了去,           从我身边把她带去,

然后,又把她关闭在墓穴里,      把她关进了一座石凿的墓穴,

 就在那一个滨海的王国里。          在大海边那个王国里。

是幸福不及我们一半的天使,      在天堂一点也不快活的天使

 对我也对她,心中起妒意       对她和我一直心存妒意:  

是的,正是因此( 如所周知         !那就是原因(众所周知,

 就在那一个滨海的王国里。)        在大海边那个王国卫)

一夜凉风从云中起,冻坏了         趁黑夜从云间吹来一阵冷风,

 冻杀了我的安娜贝尔·李。         冻杀了我的安娜贝尔·李。

但是我们的爱情牢固远胜于        但我俩的爱远比其他爱强烈一一

  比我们年长许多长者的爱      与那些更年长的人相比一一

 比我们聪明许多智者的爱 —       与许多更聪明的人相比一一

但是,天上长着翅膀的天使,      无论是那些住在天上的天使

 抑或是,大海底下的魔鬼,        还是那些在海底的鬼蜮,

都拆不散我们的灵魂,我和        都永远不能把我俩的灵魂分开,

我那美丽的安娜贝尔·李。        我和我的安娜贝尔.李。

 

   月亮升空会带来美梦,梦中        因每当月放光华我总会梦见

     梦见美丽的安娜贝尔·李          我美丽的安娜贝尔.李;

   星星会使我看见明亮的眼睛,      而每当星斗升空我总会看见

     眼睛,属于安娜贝尔·李。        她那明亮而美丽的眸子:

   于是,整夜我都躺在她身旁,      所以我整夜都躺在我爱人身旁,

   依傍着我亲爱的生命和新娘,      我的爱,我的生命,我的新娘

     她已躺在她滨海的墓穴里          在大海边她的石墓里一一

     她已躺在滨海她的坟墓里。        在大海边她的坟墓里。

           

   以下是一首短诗,致艾萨克·利:

                           It was my choice or chancie or curse,

                           To adopt the cause for better or worse

                           And with my worldly goods and wit

                           And soul and body worship it.

     

     曹译                                                                江译

     此乃我之选择或幸运或灾殃                       这是我的选择,无论祸、福

献身于这一非福即祸的理想                   委身这一事业,不计浮、沉

     用我在这世间的财产和心智                       我为它奉献出我世间的财物

         用崇拜这理想的灵魂和肉体                   我的智慧我的肉体我的灵魂。

以下是更短的一首,双行体偶句短诗:

          Deep in earth my love is lying.

                    And I must weep alone.

 

                   曹译                     江译

吾爱深眠黄土,           我的爱已长眠泥土深处

余唯向隅而泣。           我只能孤身一人独自哭。    

           

仅就这两行译文而言,两行都偏离了原文,是不信;“黄土”、“向隅”,是“增色归化”而语义含糊,是不达;词陈、调滥,是不雅,愧对版本的“权威”。《乌鸦》也有类似弊病,如第一节的最后两行,特别是重复多次的最后一行:

      “’Tis some visiter,I muttered,tapping at my chamberdoor---

                                          Only this and nothing more.

     “有人来也”,我轻声嘟囔,“正在叩击我的门环

                                                唯此而已,别无他般。”

“有人来也”,仿佛是个中国老夫子在说话,“正在叩击门环 ”,使人想到的就会是中式大门,中式建筑的chamber door房门上也不按门环。可是别无“他般”,能有几人懂得?这样的语言出现在2012年的出版物上,是不是个时代错误?而且文白夹杂:在此已抹去芳名,直至永远;唯有黑夜,别无他般;那不过是风,别无他般;栖息在黑夜,仅如此这般;乌鸦答曰,“永不复焉”;而且名叫,“永不复焉”;这时乌鸦说,“永不复焉”;永不复焉 , 永不复焉;她还会靠么,啊,永不复焉;这是乌鸦说“永不复焉”;乌鸦答曰,“永不复焉”;解脱么,永不复焉!nothing more译,别无他般;nevermore,译,永不复焉。

而且,称“诗集”不称诗选,也难免误导之嫌。

一次接受《文艺报》记者采访,我说过“还是丁玲的“一本书主义”有道理。一个文学翻译工作者,不必多,一生留下一部能够传之久远的译作,就不虚此生。”曹先生却一定要说,“一本书主义”的影响“会制约个体生命的创造力。”这是过分夸张了“一本书主义”的作用,试想这世界主义之多,又有哪一种能制约了个体创造力?想不到曹先生对这样简单明了的话也会误解:“不虚此生”只是下限,丁玲本人就不曾止步于《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不知曹先生的哪一本或哪一首译作能够成为传世之作?或者是“自有公论”的那一首?

至于曹先生声称准“备增加一个《莎士比亚全集》译本”,我要说,曾经是经过几代人前赴后继的努力才告完成的工作,在今天,连不懂或粗通英语而有较好中文文字修养和校勘功底的编校人才,就完全可以独自“译”出一部较好的善本。但是对于在英汉两种文字的驾驭能力尚有欠缺而又不知诗为何物的“译者”,却难有指望。曹先生若能戒骄戒躁,弥补不足,我由衷乐观其成。

不久前在《中国翻译》上读到曹先生一篇论文,断言Perfect Storm Perfect一词词义已经转变为“交汇”。我就想对曹先生讲我在这里写出来的这一番话,但是,他没有给我机会,我只能在会上指出:Perfect的词义并没有变化,Storm本来就由多种因素交汇形成。但是,由于曹先生也成了该刊编委,该刊又是个编委们准同仁刊物,写什么就能发什么,而且不受批评,我就不能不提醒:还是谨慎些好。特别是在读到了“拈花微笑”自我评价之后,我便觉得有义务公开说出我的看法。因为我曾为他的博士论文写过序言“一览众山小”,有人曾为此而批评我,我并不后悔,因为那是称赞他读书的勤奋,也是肯定他在“创造性叛逆”之声甚嚣尘上的环境中不曾随波逐流而在理论上保持着翻译务必求信的一份清醒,并不涉及他的翻译实践。对他的自我评价,我愿以一言相劝:还是“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为好。

我从来认为,也曾公开承认,只要我一息尚存,我所有的译作全都是半成品,我追求“传之久远”,所以,我要以毕生的努力,不断修正可能存在、一定会有的误读误译,并且坚信,一个有抱负的文学翻译工作者,什么时候也没有理由自满,只应该在力求形神兼备的道路上,奋力前行,精益求精。

<< 《现代汉语词典》是劣质商品:写在... / 戒驕戒躁,且莫拈花笑3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weedpecker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